为何中国学生海外考试作弊频发?社会失范是根本

2014-11-3 9:17:46  浏览次数:2294
 
  前几天,ETS官方声称,10月SAT考试亚洲考场的成绩要被延迟发布。
 
  “美国高考”SAT10月的考试刚刚结束,正在给孩子申请美国大学的家长在微信群里就开始担忧了:会不会取消10月这次考试的成绩?
 
  原因很简单,在大陆考生集中的考场,发现了作弊的考生。
 
  去年10月,在香港的考场,大陆某培训机构现场散发部分考题被考试主办方发现,让家长纠结了很久。一旦发现一定范围的作弊,曾经发生过考试举办方取消考试成绩的事情。据说,即便不取消,也会考虑直接调低受影响地区考生的成绩。
 
  去年在韩国,托福考场也抓住了作弊的中国学生,其中一个替考者是博士生,后来被正式起诉,下了大狱。据说,国内一些培训机构也鼓励考生到国外去考托福:监考比较松。于是我们就能理解一些学生为什么舍近求远,不远万里到泰国考托福。
 
  这一幕似曾相识。今年高考,在严防死守之下,河南还是发生了替考事件。
 
  我还记得当时舆论的口诛笔伐,公知的唇枪舌剑。有批判中国的高考制度的,认为高考制度造就了这些作弊,有批判教育部门失职、监管不严的。不知道面对层出不穷的海外考试作弊,我们的舆论作何感想?按此说法,我们是否应该批判美国的高考制度?批判日本、新加坡监考不严格?
 
  其实,何止考试本身。
 
  2013年,新西兰宣布1000多名大陆学生涉嫌造假,启动调查。前两年,北美的一个教育年会上,热议的主题就是中国学生的作弊。成绩作假,材料作假,屡被发现,让那些本分的孩子也备受煎熬、质疑。
 
  与考试作弊本身相比,更需要引起我们重视的是对待作弊的态度。
 
  去年10月,大陆某培训机构在SAT考场散发利用时区差拿到的考题,目的无非是想给自己做一个活广告:我能搞到题。但我们需要多想一点,为什么他们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?市场需求使然,也就是说,家长考生更喜欢这类作弊。放眼去看,颇受市场欢迎的天价保过班,如何实现保过?为什么备受推崇?
 
  同样,去年湖北高考钟祥考场,因监考老师严厉,没收了大量作弊工具,高考结束,监考老师被考生与家长集体围攻,无法脱身。家长振振有辞,认为老师太严,不公平。“去年还不这样,凭什么到我们孩子就这么严?”最后在警察、警车的保护下,老师们才安全撤离考场。
 
  表面上这些都是教育的问题,但实际上,又不是教育的问题,社会失范是根本。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,成为社会的主流文化。因此,在孩子升学考试这样的重要问题上,不择手段就顺理成章,理所应当。于是作弊就无所不在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不会因为是国外、是美国的高考就有所改变。甚至,更能钻这些考试的空子。
 
  根治考试作弊,第一是严惩。如果一次作弊,10年内取消所有学校录取机会,让作弊成本高到无法承受,必然会让一些人收敛。关于湖北钟祥事件,让我更不安的是,据媒体报道,相关部门仅依法对一名家长行政拘留5天。
 
  第二,就是需要解决根子问题——社会失范的问题,让人们知道歪门邪道没有用,并以此为耻,还要对违规者罚到他无法承受。
 
  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,只就教育说教育,是永远无法解决考试作弊的,更无法解决我们的孩子到美国考试作弊的问题。

 

 

来源:中国青年报